以瓦注者巧,以钩注者惮,以黄金注者殙

2020-07-20 10:08:28 阅读 :
  [原文]

  以瓦注者巧,以钩注者惮,以黄金注者殙。 其巧一也,而有所矜,则重外也。凡外重者内拙。《庄子·达生篇》

  [释义]

  一个参与赌博的人,如果是用瓦块做赌注,心理毫无负担,赌起来便会轻轻松松,对输赢泰然处之反而常常获胜;如果他是用银钩做为赌注,就会有些担心;如果他是用黄金下注,就会变得顾虑重重,心情紧张,患得患失,无法发挥出正常的水平。赌徒前后其实是拥有一样的技巧,但是一旦他有所珍惜,受制于外物,便会心理负担过重,头脑也变得迟钝笨拙,于是即使是已经驾轻就熟的事情也会方寸大乱。

  [故事]

  《庄子·达生篇》说,颜渊问孔子:“我曾渡觞深渊,船夫撑船如神,我问道:‘撑船的技术可以学习吗?’‘可以。善于游泳的,很快能学会;要是会潜水的,即使没见过船也会操作。’我再问他,他不告诉我别的,请问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孔子说:“善于游泳的很快便能学会,因为他达到了忘水的程度;会潜水的虽然没见过船,但也会操作,这是因为他视深渊如丘陵,视船的覆没如同大车的后退,覆没倒退等种种现象呈现在他的眼前,都不能搅扰他的胸襟,到哪儿能不悠闲自由呢?”“以瓦注者巧,以钩注者惮,以黄金注者殙。其巧一也,而有所矜,则重外也,凡重外者内拙。”财利得失之心形成了极大的精神负担,以致方寸都乱了,君主之官一乱,则自然不能聚精会神、高度专一于某事。若没有物心掩本心,自然做去则易成功。

  曾射落九个太阳的后羿百发百中,是天下第一神箭手。一次,夏王叫他对着一块大小有一个平方的靶子射箭,靶子中间的孔心直径有一寸大。张靶之后对他说:“现在我让你射这个靶心,如果射中了,奖你黄金万两;要是射不中,就剥夺你的千里封地。”后羿听了后,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大汗淋漓,连呼吸都不平稳了,只见他肌肉紧张,开弓发射,第一箭就没射中,再射一箭还是没射中。夏王便问弥仁:“后羿平时百步穿杨,可是怎么给他约定一个赏罚条件,就射不中了呢?”弥仁回答说:“他之所以射不中,是患得患失的情绪害了他,你那万金重赏和千里封地成了他的精神负担了。如果人没有担扰,置重赏重罚于度外,天下的人都可以成为善射的能手,哪里会连后羿都射不中呢?”

  列御寇为伯昏无人表演射箭,他左手握弓右手拉弦,把弓拉得满满的,一杯水放在肘上,射了一箭,的矢相合,正中目标,这一箭刚射完,又一箭扣上了弓弦,这时列子像个木偶一样专心致志。伯昏无人说:‘这只是射箭时的射箭技巧,你有不射箭时的射箭修养吗?我想和你一起登上高山,踏着险峻的山石,亲临百仞的深渊,那时你还能射吗?”于是伯昏无人登上高山,踏着险峻的山石,来到了百仞的深渊,背着深渊向后退,脚底三分之二悬在空中,这时揖请列子前来悬崖边上。列子吓得趴在地上,冷汗流到脚后跟。伯昏无人说:“至人,上看青天,下测黄泉,放纵八方,神气如常。现在你这样恐惧,神色异常,你想射中就很难了。”列子不能把高山和深渊视为平地,不能把身体和生死置之度外,当他登上了高山,足踏险石,背临深渊时,得失之心掩敝了本心之灵明,便乱了方寸,无法聚精会神再像在平地时那样射箭,那样弓能连张,箭能连发,矢能连中,而肘上水平稳不动。而伯昏无人视天地为一体,视高山为平原,视肉体为块土,视生命为云雾,所以无所谓生死,也无惧乎生死,身登高山背临深渊而泰然自若。

  先哲两千年前已经看得清楚,说得明白了。外汇交易赚钱难,全职交易赚钱更难。在这个具有一定投机色彩的活动中,投注越大(重仓),得失心越重,得失心越重,越难赢。这是人性的普遍规律。以为自己能战胜人性,反人性的人,往往都在高估自己。理解人性,顺应人性而达到目的,这需要谦逊和智慧。

  在日常生活中那些能多年保持盈利的交易者,基本都是生活质量不会受到短期业绩影响的人。凡是日常收入偏低,没有其他收入来源,希望能够通过全职外汇交易谋生的,基本上没有能长期获利的。在生活没有保障的情况下,全职交易,就是要做”以黄金注者”,天然的要比别人更“惛”,这么大的劣势是很难通过调整心态和提高技术来弥补的。
本文标题:以瓦注者巧,以钩注者惮,以黄金注者殙 - 外汇交易经验技巧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haofx.net/fxschool/experience/14537.html

相关文章

你可能感兴趣